首页>行业动态>世界在建核电项目面面观

世界在建核电项目面面观

来源:www.baidajob.com发布日期:2012-04-28
 世界各国都已经认识到了核电在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只是由于考虑到各种因素,各国在具体决策从而表现在实际进展上有所差异。本文试图对此进行分类分析,与关心核电发展的人士共同探讨。目前全世界正在兴建三代核电机组的国家有法国、芬兰、日本、俄罗斯、韩国、中国及台湾省等。大多数三代建设项目的总包商均从自己已掌握的二代改进核电技术继续研发形成三代技术,而且都有用此技术占据世界核电市场一席之地的勃勃雄心。现将拥有三代压水堆自主知识产权的俄、韩、法三国企业的近况分别介绍如下:

  俄罗斯

  俄罗斯在自己的VVER-91和VVER-92二代改进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发的AES-92(又称AES-2006)机型已经欧洲EUR机构确认全面满足EUR要求。其首堆工程是将于今年年底建成的印度库达库拉姆核电厂。俄罗斯政府已确定AES-2006型为俄罗斯今后核电发展的主力机型,计划2030年前在国内建设32台这种机组。现已分别在2008年和2009年开工建设4台,即新沃罗涅日2厂和列宁格勒2厂各两台机组。另外在保加利亚的Belene核电厂的竞标中,俄罗斯战胜了捷克的斯可达公司和西屋公司联队,以AES-92型成功获得两台机组建设合同,已于2008年开工建设。中俄两国政府已就采用俄罗斯技术建设田湾3#、4#机组达成协议,双方企业正在进行商务谈判。显然俄罗斯政府已不再满足新世纪初确定的“在国内兴建大批核电厂,省出石油、天然气出口换汇”的方针,而是还要用三代核电技术去闯世界了。

  韩国

  韩国的能源资源十分贫乏,90%的能源依赖进口,所以韩国将核电定位为能源产业的支柱之一。为解决天然铀资源和浓缩铀供应问题,韩国在核电发展走重水堆还是压水堆路线上犹豫了很久,先后引进或合作建造过4台CANDU6重水堆和8台压水堆机组。直到“通过消化吸收引进的美国ABB公司System80技术,建设6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从而实现核电自主化和国产化”的方针取得初步成效后,才最终确定核电走压水堆技术路线。韩国后期投运的机组中有6台是韩国按本国标准自主建设的核电机组OPR1000。在此基础上韩国又进而自主开发出符合美国电力公司要求文件(URD)要求的三代核电机型APR1400。目前在建的6台机组中的4台采用OPR1000+,2台采用APR1400。APR1400的首堆工程是新高丽3号机组,于2008年10月开工建设,计划于2013年建成。今后建设的机组将采用APR1400。2009年底,韩国力压美、法老牌核电出口国,成功与阿联酋签订价值200亿美元的核电建设协议,再加上核电厂运营、维护及为反应堆提供燃料等附加协议,合同总价值高达400多亿美元。这次投标成功大大激励了韩国朝野打入世界核电市场的决心和信心,给世界核电界很大震动。

  法国

  法国的核电技术源自于美国,但是法国在核电技术自主化方面成绩斐然。本世纪初阿海珐公司自主研发出三代压水堆EPR技术后,就积极寻找买家。当得知芬兰建设一座60-10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的消息后,多方游说,终于成功获得芬兰奥尔基洛托3号机组(160万千瓦)的交钥匙建设合同,使之成为EPR的首堆工程,于2005年8月动工兴建,原计划2009年正式运行。由于建设过程中的质量控制、分包商管理、阿海珐与业主间的合作等问题,导致工程一再延期。据阿海珐最新预计,该项目可能要到2012年底或2013年完工,将比原定完工日期推迟三年出头,而相应的建设成本也将大幅度提升。阿海珐公司将因该交钥匙项目亏损高达17亿欧元。显然芬兰项目已不可能验证EPR的经济性。法国决定在法国本土的弗拉芒维尔建造一台163万千瓦的EPR机组作为首堆工程的补充,于2007年12月开工,以验证是否能在2015年后批量建设EPR。然而该项目依然进展不顺,去年10月22日,英国、法国、芬兰核安全局联合宣布EPR存在安全隐患。尽管阿海珐一再强调,“在申请许可证的过程中,核安全当局提出各种问题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但仍无法消除各方对EPR安全性的质疑。2010年6月阿海珐公司宣布该项目目前预计将要延期两年。阿海珐的工作重点已转到中广核集团与法国电力公司合资的台山EPR项目,这个世界第三个EPR示范项目正成为法电公司工作的“重中之重”,希望借助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挽救EPR的声誉。

  从上述可知,全世界在建的约60台核电机组中,连同在建的三代沸水堆ABWR在内,目前全世界在建三代核电机组总数不到20台。事实十分清楚,那种所谓“除了中国外,其他国家都在建造第三代核电机组”的说法根本缺乏事实根据,不足为信。 

  事实上,发展中国家将成为未来世界核电的重要市场,而如何适应这些国家的真实需求则成为世界核电界面临的重大挑战。

  鉴于其经济实力有限、发展核电所需的基础设施薄弱的现实条件,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发展核电,主要是为了满足本国经济发展急需的电力供应和缓解民生(如供热取暖、饮用水)问题,并在可能的条件下尽量增加本国参与建设的程度,以提高本国相关领域的技术水平和提高就业率。因此,他们最优先考虑的将是确保拟建核电机组的安全。现今正在全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运行的430多台核电机组提供了全世界约16%的发电量。其中大多数机组是经过不同程度改进了的二代机型,其运行的安全可靠性被国际原子能机构、所在国家的核安全监管当局和广大公众普遍接受,则是最具说服力的事实。安全成熟的技术、极有吸引力的价格,以及提供优惠的融资条件将是发展中国家核电建设技术合作方的重要前提。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电网总量不是很大,单机容量较大的单个电源点的接入对电网是个挑战。特别是一些群岛之国,安全性好、成本适中的中小容量机组可能更适合当地的需要。

  因此笔者认为,面向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未来核电机型应是将确保安全性、改善经济性、保障燃料供应、强化放射性废物管理,以及有利于不扩散等要求统筹考虑的、单机容量适中的多样化机型。

一键分享:0
 
 

上一篇: 国家核电技术